荣耀单飞:华为曲线解决供应链问题 超6000华为人进驻

原标题:荣耀单飞

作者:倪雨晴

荣耀+渠道商的联盟能否自救?

荣耀的“归宿”之争告一段落。

11月17日早间,华为终于公布了出售荣耀的消息,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和30多家供应链合作伙伴来共同接盘。

公布的形式有些特别,11月17日,多家企业在《深圳特区报》发布联合声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出售后,华为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与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共同投资设立,包括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顺电实业有限公司、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河南象之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瑞联优信科技有限公司、内蒙古英孚特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哈尔滨金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

声明指出,此次收购既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和市场化投资,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费者、渠道、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的利益;更是一次产业互补,全体股东将全力支持新荣耀,让新荣耀在资源、品牌、生产、渠道、服务等方面汲取各方优势,更高效地参与到市场竞争中。

声明还称,所有权的变化不会影响荣耀发展的方向,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稳定。投资新荣耀的经销商和代理商也承诺: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在业务侧将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场化原则,与其他经销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机会

随后,华为发布声明表明出售理由:“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为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决定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对于交割后的荣耀,华为不占有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

11月10日,21Tech记者从多位接近荣耀人士处了解到,荣耀出售的事项早已在内部通过,当时一位知情人士就表示,“任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经签文件。”据记者了解,此次收购由任正非等核心高层决策,如今,收购方案终于浮出水面。

荣耀引入外部投资者:30余家收购方是谁?

首先从收购方看,组成也颇为复杂,但是名单中并没有热议中的神州数码、TCL、以及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是一家新公司——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信新信息”)。

根据启信宝数据,智信新信息成立日期为2020年9月27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这家新公司的投资方由两方构成,其一是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发展集团(占股98.6%),实控人是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其二是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占股1.4%),背后投资方有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罗湖投资控股公司、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深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鲲鹏展翼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在深圳国资协同发展私募基金合伙企业股东中占比最高的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实控人也是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具体到收购方的企业层面,有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其中,天音通信、苏宁易购、顺电都是大众耳熟能详的通讯3C产品连锁渠道商,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背后是上市公司天音通信,也有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松联是通讯分销领域的龙头企业,也是华为、荣耀手机的重要渠道商、代理商;山东怡华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冀顺通投资有限公司两家则是在2020年10月新成立的公司。

收购落定,而体系切换、人员调动还需要不少时日。另一位知情人士向21Tech记者表示:“华为让荣耀独立出来运营,乃至博上市,可能更多的是孵化公司。之后荣耀可能和华为有藕断丝连的关系,但是拥有很高的独立自主权。现在,华为内部甚至鼓励一部分员工转到荣耀去工作,会给予一些补贴,期权华为都会回购等等。”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华为历史上难得的外部资本引入事件。众所周知,华为是全球科技巨头中,罕见地没有上市的公司,目前股份由员工100%持有,而此次在荣耀独立的过程中,在新的架构中引入了包括上下游产业链在内的外部投资者,这也是华为进一步开放的体现。

有IT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不论出售荣耀是出于战略转移还是绕开禁令,都预示着企业开启新的发展,意味着大公司的业务有了更多样化的发展方式。华为在引入外部资本,和别人分享收益的时候,能够获得外部市场力量支持的机会,让整个公司的支撑架构更加稳健和多样。”

华为求生存:曲线解决供应链问题?

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出售荣耀之后,华为能否缓解内外压力。和荣耀完全进行切割,荣耀独立发展,华为也可以获得不菲的现金流。

这一年中,华为的主题词一直是“求生存”,目前华为整体在芯片和软件供应上仍受限,尽管英特尔、AMD、微软、以及部分硬件供应商维持供货,近日高通发言人也表示,高通已经获得部分产品的许可证,其中包括一些4G产品,但是华为在5G相关的芯片上没有突破。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曾回应,手机芯片方面,由于华为每年要消耗几亿支(芯片),所以对手机的相关储备还在寻找办法。同时,很多公司也在积极申请出货许可,包括台积电、联发科等等。

荣耀的拆分被视为华为断臂求生的选择,荣耀或许能够以灵活的方式来获得供应链的自由,而华为终端继续保留Mate和P系列。

这是华为在其庞大体系中的一次大动作,华为管理风格向来独树一帜,从管理体系、业务逻辑到薪酬体系,其实都是在华为大的框架之下,荣耀要拆分出售,相当于剥离了大树中的树枝,如何进一步发展有想象空间,也存在不少挑战。

一方面,此前荣耀并不是完全独立的产品线,它是围绕着华为生态产生、发展的,有华为的应用市场、华为的整套服务、以及华为的研发平台,离开了华为后,收购方将如何去把握生产和运作,维持荣耀的核心优势有待观察,目前来看,决策权应仍由荣耀高管层把控,渠道商联盟未来只享有财务上的投资回报。

但是在终端侧高端芯片断供的情况下,华为和荣耀都面临不确定,华为手机的竞争优势受损,市场份额遭遇蚕食。研究公司Canalys发布的今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销量数据显示,三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为5170万部,同比下滑23%,这是华为近年来首次出现此类下滑。 

另一方面在政策面上,如果荣耀分拆后可以和华为做出比较好的切割,解决芯片问题,这不失为一个曲线救华为的方法。毕竟,若只是失去一个品牌,以后还可以重塑品牌,只要保留核心的生产或者研发单元,留下种子,就可以等待春天再次发芽。

此外,还有一个思路是荣耀可以作为品牌来支持鸿蒙操作系统,乃至华为其他软件事业的发展。在华为拥有自家手机、芯片、操作系统一系列产品的情况下,其他手机厂商使用鸿蒙操作系统是个未知数,更何况还有安卓相关协议的原因,但是荣耀的手机以及智能家居产品,或可以成为合作方。

荣耀的起点和未来

作为华为旗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于2013年年底开始独立运营,同时荣耀作为手机圈中的“富二代”,在华为制造体系、研发体系的支撑下,业绩增长迅速,随后也从线上进入线下市场。

2014年,荣耀的销售额达到了30亿美元,销量达到2000万台;2015年,荣耀迎来高增长,全球出货量超过4000万台手机,全年销售收入达到约60亿美元,此后荣耀继续翻倍增长。

华为也继续经营双品牌策略,华为Mate和P系列定位高端市场,价位在3000元以上;荣耀则主要瞄准3000元以下的中低价位,夺取性价比市场、年轻人市场,在小米掀起的互联网手机浪潮中,荣耀摸索出了自己的路径,并成长为华为体系下的新组织。

自2016年来,荣耀将要独立的消息不绝于耳,事实上当时荣耀就在内部和华为品牌做区隔,在共享基础研发之外,荣耀在销售、市场、乃至研发团队都开始独立。比如国内外电商平台旗舰店,华为和荣耀都已分开,品牌规划、研发团队、线下渠道、媒介团队等都走相互独立的策略。

因此,几乎每年都会传出荣耀“独立”的消息,而谁知真正的“独立”由外部因素加速。

2019年国际环境突变,荣耀首当其冲,Canalys分析师贾沫向记者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荣耀占据华为手机销量近39%的销售量(约2300万台),但是基于现在的体量,荣耀在2020年勉强只占华为手机全球销量的24%左右,距离高点下降明显。

在去年的采访中,荣耀总裁赵明还向记者透露了2020年国内市场的目标:“预计今年(2019年)13%、14%的市场份额,明年(2020年)上升到16%、17%左右,上涨3个点左右。”

谁知2020年疾风更劲,在二季度中,荣耀每个月都发布2-3款5G手机,而近几个月荣耀颇为低调,也并未发布新款机型。当前华为的储备似乎不足以支撑多个品牌的旗舰机型出货,芯片供应短缺问题迫在眉睫,出售的决定背后,是求生的挣扎。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荣耀独立之后还有空间可以发挥,除了手机的市场份额,还在于新兴科技方面,在整合华为一些研发团队后,或者荣耀自己也会做一部分芯片,成为一家手机+芯片+渠道商的新公司。当然在手机市场上,荣耀要面临白热化竞争,小米、OPPO、vivo等均在手机、芯片、AIoT领域出击。

从行业来看也不是坏事,手机市场上多了一个玩家,荣耀和华为从内竞争关系到外竞争关系,原本“富二代”的荣耀在华为研发的基础下,进入横向手机市场,存在巨大的优势差,现在荣耀重新到市场上,竞争面更广了,和华为形成采购后,将华为处于更“中立”的状态,乃至可能将华为的芯片技术进一步开放。华为终端近年来开发者大会,要把生态做起来,这或许会是一个好的契机。

新荣耀团队曝光,超6000华为人进驻

与此同时,荣耀、华为终端的管理层也出现变动。

21世纪经济报道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COO)万飙原先的职位已任命新人,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已经兼任首席运营官的职位。

“由于他(万飚)有很多职务,除了COO之外,还有集成交付管理部部长等任职,现在是多个人分担。”该人士告诉记者。

11月17日,荣耀总裁赵明的微博也已经更新,简介为“荣耀终端有限公司CEO”。

根据启信宝信息,荣耀终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4月1日,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不过,从目前启信宝数据看,荣耀终端有限公司还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控股,接下来或有进一步动作。而不论资本还是人员层面,都需要转换时间。

另据腾讯新闻,昨晚华为召开的股东会议已确定了新荣耀公司的管理团队以及人员安排。

据了解,万飙将出任新荣耀董事长。万飙主抓其擅长的供应链管理,以确保新荣耀公司产品所需各类芯片的供货。据悉,万飙之前一直主管华为手机的供应链,市场经验可谓相当丰富。

赵明将出任新荣耀CEO,负责公司日常运营,主抓渠道。过去几年,赵明亲自上马抓荣耀渠道建设,去年荣耀的线下销售占比已经超过了线上。其他荣耀高层及团队将保持不变。

原华为消费者业务产品线副总裁方飞将出任新荣耀产品线总裁,负责新荣耀产品线规划。方飞此前主要负责定位年轻化的产品线,如华为nova、畅想、畅玩、麦芒等产品线。

原华为消费业务中国区零售管理部部长杨健将出任新荣耀零售管理总裁,负责全球零售工作以及部分渠道管理。

由于此前荣耀与华为共用供应链,所以荣耀并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团队。“除了万飙过来时带了很多二级干部外,至少有6000以上华为供应链员工加入了新荣耀。”该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属实,加上荣耀原有人数,新荣耀员工大约有8000人。华为、荣耀官方对此不予置评。